大咖专访

女孩被公婆丈夫赶出家门为见女儿一面做出这个决定容易吗1

2019-11-09 07:14:14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顾慕冉坐在酒店沙发上,裹着毛毯愣愣的出神。

旁边站着的是她唯一的好友苏小西。

“就算你现在不能跟果果相认,那你也不能就这么颓废啊!”苏小西劝导她,“工作你还是找,日子你还是要过啊,万一这事情以后会有转机呢?果果现在是还小不懂事,他以后大了,不可能不理解你的。”

顾慕冉渐渐缓过神,是啊,来日方长。

她总会有办法反击,总会有机会将果果带回来的。

捂了捂脸,顾慕冉强撑起精神来。

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,小西。”

顾慕冉身上没多少钱,付不起幼儿园附近的房租,苏小西要帮她支付,她摇头拒绝。

拿过手包,从里面找出了一个上等的名贵玉镯。

这个是她与白宁远刚结婚那会,白宁远送她的礼物,可现在……顾慕冉嘲讽1笑,现在这东西,在她眼里,就只是一块没用的石头而已。

顾慕冉卖掉了那个玉镯还了钱,安顿下来以后就开始认真找工作。

她本来外表精致漂亮,身材又高挑曼妙,还留学过两年,简历和气质都不差,可一旦加上‘做过牢’三个字之后,再漂亮的简历,都瞬间变成了没用的泡沫。

顾慕冉跑了两天,好不容易才勉强找到一个愿意收她的公司。

一个私人的模特工作室,而且招顾慕冉并不是要她去做模特,而是去陪酒。

为了生活,顾慕冉咬咬牙,这工作还是只能接了。

“行,那你去办入职签合同吧,然后回去准备一下,明晚就有一个公司的饭局。”

这个工作让顾慕冉心里百感交集,工作合同也没怎样仔细看,大概翻了几页就签了,可没想到,就是这份合同,让她即将备受屈辱。

顾慕冉从公司离开,正好是幼儿园放学。

她不敢去认果果,只能远远的躲在门口,偷偷的看他几眼。

女孩被公婆丈夫赶出家门为见女儿一面做出这个决定容易吗1

韩盼安每天都会来接送果果上下学,两个人手牵手说笑的画面,像是刺一样一根根的往顾慕冉心口上扎。

晚上的饭局在一家中高档的会所,出发之前顾慕冉被要求穿着公司提供的服装,一条黑色的又露背又露腰的性.感短裙。

这衣服太过暴.露,而且顾慕冉后背上有疤,那是在她在监狱里被人用火烧的。

“李经理,这衣服我真的不能穿。”顾慕冉手臂环住自己露在外面的腰,不自在道,“我背上有疤,肯定会吓到客人。”

李经理看了一眼,那疤痕狰狞扭曲,的确是吓人,可他却还是说:“没关系。”顿了一下,才补了1句,“一会加个小外套吧。”

他说完,把手里的一个酒杯递过去:“公司有个规矩,新人动身之前喝一杯,叫顺风。”

顾慕冉没多心,接过杯子就喝了。

李经理微妙的笑了一下,拍拍顾慕冉的肩膀说:“在这里等着啊,一会有个欣喜给你。”

“嗯?”顾慕冉疑惑,李经理没多解释,转身就离开了房间。

顾慕冉心里有些不安,正要跟出去,脑袋却突然眩晕起来,她脚下1软,直接就跪倒在地板上了。

四肢无力,连着视线都开始旋转起来,眼前一片模糊。

那酒有问题……

顾慕冉猛然察觉,扶着一旁的沙发,拼命想要保持苏醒,睁大了一片昏花的眼睛,她勉强看见自己的手机就摆在沙发角上,急忙伸手捉住。

门就在这个时候被人推开,重重的脚步声飞快靠近,有人抓着她胳膊将她扯了起来。

顾慕冉想要推开那个人,可她四肢真的太软了,连抬起手臂的力气都没有。

只能任由着那个人将她拽起来,拖进了一个车里。

汽车紧跟着启动,摇摇晃晃的动身了。

李经理就坐在副驾驶上,拿着手机发短信。

“一切OK,人马上就送到了。”

另一边,韩盼安看了一眼这条短信,勾着唇角将短信删除。

她端起精致的小陶瓷杯子,细细的抿了一口奶茶,手里翻阅着1本服装杂志,一派悠闲懒惰,回头吩咐一边的佣人:“叫个人去接果果,今天我不去了。”

这几天为了做戏,害她每天来回跑两趟,累死了。

轻轻抚摸着自己微微突出的小肚子,韩盼安脸上顿时露出柔和的神色。

她的孩子,可只有这肚子里的一个,至于那个白果果,不过是个野种!

“少爷,您回来了。”管家恭敬喊道。

韩盼安顿时起身,满脸甜蜜笑容:“宁远,你过来帮我看看哪件晚礼服好看吧,过几天的订婚宴上,我好穿。”

两个人虽然表面上看已是夫妻了,还带着一个五岁大的果果,可是实际上,她跟他之间只有一个口头的协议,她负责扮演果果的母亲,她跟他之间,除开这条协议,没有任何的关系。

幸亏几个月前让她捉住了机会,安排了一个‘意外’,让自己怀上了孩子,这才终究让白宁远松口,愿意真的娶她。

白宁远扯了扯领带,面上没什么表情的淡然道;“挑你喜欢的就好。我上楼了。”

韩盼安脸上的笑容顿时有些僵,一瞬以后又恢复了自然。

他对自己冷淡又如何,反正白家太太的位置,已是她的了。

她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眼底尽是算计的昏暗光芒。

顾慕冉头晕昏沉,眼皮重若千钧,随时都会睡过去,她用力的咬着舌头,这才艰苦的留着最后一丝清明。

幸亏她的手机还藏在裙摆里。

顾慕冉凭着直觉的按动着手机,编辑了一条求救短信。

刚发送完,车子就猛然停下了,她被人扶着从车里扯了出去,她奋力挣扎,连手机脱落也管不了。

视野模糊,她晕沉得甚么都看不清,天旋地转的被人给拖进了一个房间里,一把丢在大床上。

或许是药效在这个时候迸发到了最强烈的时候,顾慕冉简直要撑不住了那股眩晕感,全部人都处于一种脱离现实的轻飘感,连自己身在何处都感觉不到了。

模糊当中又听见了1声开门声,紧跟1具陌生的男人身体压了上来,恶心湿滑的吻随即落在自己的侧颈上。

“滚开……”顾慕冉瞬间回了一点神,她开始挣扎,只是她那点薄弱的力气在男人眼里,根本不足为惧。

“不要……”行将被侵犯的恐惧让顾慕冉浑身发颤,睁大的眼睛里瞬间就掉了泪出来。

刺啦1声,她的裙子被扯开了,冰冷的空气涌进来,让她浑身都冒起了鸡皮疙瘩。

“嘿嘿,身材可真好,真是赚到了……”那个男人猥琐的说着话,开始解起了自己的皮带扣。

那声音,宛如从地狱里来的一样,让顾慕冉恨不得就这样去死。

女孩被公婆丈夫赶出家门为见女儿一面做出这个决定容易吗1

白宁远上楼后脱了外套就直接往浴室走。

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声,他回头看了一眼,顿了一秒以后,继续往浴室去。

他边走边解衬衣的纽扣,手指尖忽然被黑曜石的扣子挂了一下,破开一道口子,几许疼痛。

白宁远抬起流血的指头看了一眼,心底悠的涌出一股不安来。

他眉头一拧,转身去拿起手机来看。

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——救我,我被下药了!

那个女人的脸从他脑海里闪过,白宁远的心口猛然1缩,他大步就往楼下走,边走边回电话过去,无人接听。

他又换了一个号码打出去:“给我定位一个电话,我要马上知道结果!”

说着话,他已走到了门口。

韩盼安看见他着急的异常样子,急忙关心问道:“怎样……”

她话还没有说话,白宁远就已一把重重的关上了门,将她剩余的几个字,尽数给无情的关在了门外。

电话的定位半分钟后就出来了,就在车程10分钟远的酒店里。

白宁远眉头狠狠拧着,一路飙车的开到酒店门口,下车以后气势汹汹的直接闯了进去。

门口的保安看他一副来势不善的模样,连忙要拦,白宁远一拳就揍翻了他:“滚开!”

几步冲到前台处,嗓音又冷又狠,叫人骨头生寒。

“有没有一个女人被送过来?个子高,长发,皮肤很白,很漂亮……”

这样子,跟怒目切齿的丈夫来捉.奸如出一辙!

前台被吓得战战兢兢的回答:“刚刚就有一个,10分钟前被送过来,在1102房……”

白宁远听到了答案转身就走,看电梯还在顶楼,等也不等,直接跑楼梯。

11楼,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一口气跑了上去,找到1102房就毫不犹豫的1脚踢开。

屋子的大床上,一个肥胖子正压在一个女人身上,看不见她的脸,但能清晰的看见,那个女人白净的双腿。

“你特么给我放开她!”白宁远黝黑的眼睛瞬间变成了猩红,浑身的怒气犹如实质一般迸发,全部屋子的空气都瞬间呆滞了。

顾慕冉睫毛1颤,猛然睁大了眼睛。

她……好像听见白宁远的声音了。

身上的那个胖子刚解开皮带,正兴趣冲冲的要开始了,忽然门被踢开,他恼怒不已,回头正要破口大骂。

一个拳头不打招呼的就笔挺砸了过去,正中他的鼻梁,力道十分猛,将他近两百斤的身体直接就打飞了,重重的砸在墙壁上,像块破布似的滑下来。

“哎呦。”胖子被打得鼻血长流,火冒三丈,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信不信我找人弄死你!”

白宁远眼底是一片毫无感情的冷寒,长腿迈开,挺立而凶恶的走到那胖子面前:“你知道她是谁吗?你敢碰她,我要你生不如死!”

胖子抬头一看,这一下终究看清了白宁远的脸,登时面色大变,连连磕头道:“白总!是我有眼无珠,不知道她是您的女人!求您放过我!”

白宁远面色没有一丁点的变化,他居高临下的低头,像是看死人一样的看着那个胖子,只要1想起刚刚这个男人压在了顾慕冉身上,他就怒不可遏,抬腿重重一脚踢在他的下巴上。

那胖子脑袋1甩,吐出了几颗带血牙齿,全部人倒在地摊上,完全晕了过去。

“白宁远……”顾慕冉要支持不住睡过去了,迷糊的喃喃叫他的名字。

女孩被公婆丈夫赶出家门为见女儿一面做出这个决定容易吗1

“顾慕冉!”白宁远醒过神,紧张得近乎惊慌的扑上床,将女人抱进自己的怀里,“你怎样?”

顾慕冉竭尽自己最后一分力气的睁大了眼睛,想要看清面前男人的脸。

“白宁远,真的是你吗?”顾慕冉觉得自己一定在做梦吧。

这个男人,不是前几天还万分厌恶残忍的说要把自己送回监狱吗?

怎样可能现在会这么紧张的来救她?

一定是做梦……

白宁远钳住顾慕冉的下巴,一字一字沉沉的回答她:“是我。”

顾慕冉睫毛颤了一下,有晶莹的泪从眼角滑落。

“真好……”她勾起唇,笑容却悲伤而凄然。

这个梦,真好……

再抵不住脑中的昏沉,顾慕冉合上眼睑睡了过去。

“顾慕冉!”白宁远瞳孔缩紧,连着自己的心脏都像是被人用力拽住了,一股说不出的烦闷和难受。

他慌张的检查了一圈顾慕冉的身体,肯定没有外伤,随后一把抱起顾慕冉往外走。

酒店的经理这个时候才姗姗来迟,远远看见是白宁远,额头上的汗顿时就下来了。

惨了,这回要遭殃了。

“白总!”经理连忙上前去,讨好道,“出什么事情了,需不需要……”

“滚!”白宁远凛冽的一个字,硬是用气势逼得经理生生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
白宁远头也不回的走了几步,又停下脚步,回头,声音冷若冰刃:“1102房间里的那个男人,别让他跑了,不然今天的账,我就找你们来算!”

白宁远飞快的将顾慕冉送到了好友贺修泽的私人医院。

“她被人下药了,马上给她仔细检查!”白宁远像匹被愤怒却又惶恐的野狼,暴躁的抓着贺修泽的衣领咬牙说道,“要是她有事,我唯你是问!”

贺修泽连忙抚慰:“你别那么紧张,我马上就安排!”

他转头,示意两个护士动作快点,自己紧跟其后的进了急诊室。

10多分钟后,他就走了出来,说道:“没什么问题,只是一般的强力迷药,睡一觉,再休息几天就没事了。宁远,你别这么紧张,放松点!”

白宁远眉头照旧死死的皱着,浑身都是压不住的狂躁。

贺修泽倒了一杯凉水给他,等他缓了一回之后才又继续说:“我还让护士做了身体检查,她没有被性侵……”

他话才说完,就被白宁远凶狠非常的瞪了一眼。

贺修泽赶忙闭嘴,喝了几口水。

白宁远捏着杯子愣了会,很久之后浑身的吓人气势终于渐渐的收敛回去了。

贺修泽看了看他的脸色,小声劝道:“宁远啊,过去的事情,就不能让它过去吗?你明明就很……”

“你闭嘴!”白宁远猛然站起来,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,“我对这个女人,只有恨!”

伟哥鸡年嘉年华专场

新一代伟哥艾力达效果怎样?有依赖性吗?

枸橼酸西地那非熔点

伟哥价钱_正品伟哥的价格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